等你来——为阳光文化网代言!
阳光文化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阳光书院 > 正文
李娟散文《在异乡的张爱玲》
2020年11月19日 ⁄ admin ⁄ 评论数 0+ ⁄ 已影响 +

《异乡记》是张爱玲自传性的散文遗稿,多年以后,宋以朗拿出来发表,洗尽铅华,依然是一枚沉睡在光阴深处的琥珀。《异乡记》不完整,且称它为残章。

这本书短短三万字,记录一位女子在霜严雪寒的季节,千里迢迢从大上海出发,去江南小城寻找她的丈夫。一路上旅行的见闻都细细记下。

在旅店孤独的寒夜里,她一声声呼唤他的名字。她写道:拉尼,你就在不远么?我是不是离你近了些呢?拉尼,我是一直线地向着你,像火箭射出去,在黑夜里奔向月亮。

只有怀揣着爱情的女子,望穿秋水的女子,才会如此孤注一掷,她不远千里,不畏冰雪严寒,一路向着他的方向,像一支离弦的箭,奔向他的故乡。因为他在那里,爱情就在那里,那里就是她的家,就是她的故乡。

读到正酣处,文字忽然没有了。我想,不再写下去唯一的理由,就是因为情感的变故。仿佛一炉烧得正旺的火,猝不及防地被一盆冰水浇灭了。文字的气息忽然断了,再也接不上。她后来再也没有将《异乡记》后面的文字写完,也许沉默、无奈、凄冷,是那场爱情给予她最后的回答。

人生的断章,情感的变故都让她遇上了。她那一腔热切的盼望,仿佛春天里一树盛开的樱花,开得灿烂盎然,花枝春满。转眼间,一夜风雨,香消玉殒。那落了一地的花瓣,片片都是她凋零的心。那时,顿感繁华落尽,世态炎凉,她的人生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,无言地伸向天空,承受世间风霜雨雪,除了承受 ,又能怎样?她知道,离开他,自己不会去寻短见,也不能再爱别的人,只能是萎谢了。

上个世纪五十年代,张爱玲曾对宋以朗的母亲邝文美说:“除了少数作品,我自己觉得非写不可,其余都是没法才写的,而我真正要写了,总是大多数人不要看的”。是不是说,人们想要看到的,人间的悲欢离合,喜悦欢颜都在小说里,而人生的结局往往比小说的结局更残酷。

可是,再才情非凡的女子永远都是爱情的幼童,执着的,痴迷的,幼稚的,沉醉着。有时候,爱一个人和怀抱一种信仰,究竟有没有区别?

读完《异乡记》的时候,窗外正大雪弥漫,我站在窗前看雪,仿佛看见那个孤独的女子跋涉在风雪中,而她的一腔痴情,他不知晓,只有雪知晓。那一点一生也忘不了的回忆,以后便是那盛在水晶瓶里的红酒,捧在手里,细细地看,舍不得喝。因为那是她最初的,最痛的,最美的,也是最后的爱。

为了追逐爱情,她能走多远?有时候,人生就是在大雪天走路,天地间混沌一片,看不见道路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下去,遇见什么就是什么吧。

爱情,何尝不是写在水上的文字?流走了,消失了。我们这一生,与任何事,任何人的相遇,都只是一期一会。尘世的情缘就是如此,错过一小时,往往就错过了长长的一生。

她写旅途中的见闻,乡间的婚礼,杀猪的场景,火车上纷乱的人群,正月里的社戏,乡村生活的细节,后来出现在她的小说里。她仿佛一位辛勤的老农,秋天收获的稻子、高粱、小麦、玉米,都有用处,最后都被她点石成金,成为她小说中的素材。

是的,生活给予你我的一切,也都是金子。无论是伤痛、眼泪、失落、痛苦,生命里所有的过往都不会是虚空,过往的细节,微小的,刻骨的,难忘的,温暖的,疼痛的,那是生活给予你我最好的报答。

(来源:阳光文化网/作者:李娟)

责任编辑:小阳光

新阳光作文:一家轻松解决语文问题的网站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资讯
说说
旗帜
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
若本站内容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致信电子邮箱(791541679@qq.com),我们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支持!